字体

第二一二章

#sumaio.com
(21-)
林二狗就这么牵着两匹马,似乎一点也不着急,慢慢的走到营地门口,出示了令牌,再走出营地。

他抬头看了看张三花,也翻身上马。张三花脸色冰冷,提起缰绳,正做势要抖,忽然愣了一下,眯着眼看向远处。

林二狗也跟着看了过去,不一会就看见一个小黑点越来越近。

是绛庭的巡逻兵。

巡逻兵出示腰牌后并未下马,疾驰而去之前留下了一句话。

“西荒那群王八蛋果然又想从旁边摸过去劫掠村庄!我去禀报,你们做好出战准备!”

听了这话,张三花双眼猛地一亮,转头看向林二狗,林二狗愣了一下,神色有些复杂。张三花见他不说话,直接翻身下马,马也不要了,直接往营地里冲,一溜烟就不见了。

在军队里这一段时间有些潜规则她多少也摸透了,像这种不是大军出动的出战机会,那可是要靠抢的。

消息传到王将军那,王将军冷哼一声。自从地动后地形变化,东华的防线就像是筛子一般全是漏洞,根本没时间去补去赌。加上附近依托着麓城而生的村庄数量不少,西荒人动这个心思他是一点也不奇怪。

既然西荒人都敢铤而走险了,他有什么道理不去占些便宜。

麓城的守军回去了一半,另一半被编入了王家军。这不合规矩,但王将军和尹离都没说什么,不过是各取所需。这次出战,留下的麓城守军全部留守,左中右三军各出三百人。张三花第一时间冲到选兵的裨将前,抢得了出战的资格。

军命不可违,这些林二狗可带不走他了。

集合的时候,孙金包和钱小山居然也在,还归在她的伙里。几人见面,气氛略微有些尴尬。

还没尴尬多久,张三花看见林二狗也牵着马过来了,瞬间警觉起来。

林二狗站在他们旁边,看都没看张三花一眼,张三花越发觉得有蹊跷。

这小一千人之中一部分是骑兵,他们先行,要是遭遇西荒军,人少就吃下,人多就拖着或是尾随等援军。一般来说,骑兵的危险性大,但相对的收益也高。张三花有马但伙里其他人没有,总不能丢下他们一个人走。看着骑兵们哒哒哒走了,张三花暗下决心得给伙伴们也都配上马。

什么,花费太高?有林二狗呢。

行军两个时辰左右他们就看见了西荒人,准确的说是西荒人尸体,身上值钱的东西都被搜刮一空,就剩了点遮羞的衣物。张三花脸色不大好看,要一直这样他们不是什么好处都捞不着?

林二狗脸色也不太好看,王家军穷到这地步了么,连衣服都扒。他要庆幸那些人好歹还留下了底裤么?

领队的脸色同样不好,催促大家快些,好处不能全让那些喂马的占了。

本来从西荒逃散的途中军心收到了很大的打击,可是一回到绛庭,喝着热水吹着熟悉的风,王家军突然又信心倍增了。已经回到了自家地盘上,他们难道还怕那些编辫子的?!

行军速度又快了几分,步兵终于看见了活的西荒人。骑兵的领队见步兵来了也是识趣,把这几个留给他们,自己去追那些散开的了。

西荒人本来就是分成小队行动的人数不多,又先遭遇了骑兵,落在步兵手里真没几个。步兵领队也决定分兵,以三伙为单位各自行动。

和张三花他们一起的都是打过交道的,还算有些默契,也没争谁领头,选了个方向就闷头行进。也不知是不是郭四给的所谓的幸运物真的有用,没深入多久他们就发现了西荒人的踪迹。

看脚步有二十来人,这不难办,难办在于,看路宽这里离村庄已经很近了。

张三花想起借宿的那户人家,想起那夜村子里浓厚的血腥味,心头有些发狠。

不能再让那群杂碎对村人动手。

天色渐暗,却不安静,而是火光夹杂着嘈杂。张三花精神一振,有动静就说明村民还活着。

等走近一看,村里的青壮正拿着武器和西荒人对峙,虽明显处于下方,但还能撑一会。

伙伴们对视了一眼,悄悄地围了上去。村民们见又有人来,先是心底一良,但见来人对着西荒人一通砍,知晓是救兵来了又是一阵欣喜。

普通的西荒士兵,又不是精兵,再加上张三花几乎是以一当十,没过一会就把他们都斩于刀下了。

这些人,没有留活口的必要。

见西荒人都死了,村民一哄而上,对着张三花他们说着感激的话,还非要好好招待。张三花被这热情哄的不知所措,她的伙伴在一旁看着,也没有帮忙的意思。眼看着她有羞恼的意思了才上前把她从妇人儿童的人堆里刨了出来。

盛情难却,伙伴们只求一个可以睡一觉的地方,村名们硬是奉上了好酒好菜。一堆小萝卜头被说教了后只敢围在不远处看张三花,但他们叽叽喳喳张三花又不是听不见,烦人得很又打不得,只得一直臭着张脸。

“阿姐,你说他到底是男是女啊。”

“当然是男的,当兵的哪有女的。”

“瞌睡他也太矮了吧,虎哥儿都比她高。”

咔擦,张三花松手扔掉断了的筷子,去端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

澳门皇冠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