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一五章

#sumaio.com
(30+)
祈家姐弟在小镇上逗留了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祈凰舞深居简出,而祈风鸣则是一点点接触各种各样的人,努力磨去自己身上离群寡居的印记,让自己看起来更像一个有来头的少年人,而不是一个傻白甜的冤大头。

嗯,巫族的人,三十多岁看起来也不过是个少年。

定做的服饰终于做好了送了过来,祈凰舞开心的换上,每换一套一套就跳一段舞,最后却是哪个都不太喜欢,因为南越的服饰都是窄袖,下摆也不够宽,跳起舞来不好看。

陌上说,当宽袖从她手臂上滑落一半的时候最美。

带出来的两套衣服虽然料子好,但确实是旧了,又穿了这么些年实在是有些腻歪。虽然没有特别喜欢的,祈凰舞还是随意点选了一套来穿。她选的这一套衣服的款式倒是简单,就是配饰繁杂,走起路来叮叮当当的。祈凰舞喜欢这声音,没事还自己晃着听声音玩。

祈风鸣一回到小院,又见自家阿姐坐在树杈上在那晃脑袋,虽然人美做什么都好看,但看多了还是觉得傻气。

“阿弟。”一见祈风鸣,祈凰舞起身扑了过去,又一把挂在他的脖子上。祈风鸣伸手搂住她再放到地上,目光扫了扫她身上有没有沾什么脏东西。

很好,没有。

“阿弟,我们什么时候离开啊。”祈凰舞走两步转了个圈,身上的配饰又叮叮当当响,“衣服也拿到了,我们为什么还留在这啊?”

因为南越人虽然脾气古怪的多,但心眼多的却不多。如果不在这多停留一会适应一下一下子就踏入那些读书人的地界,他怕他们姐弟会被卖个干净。

毕竟阿爹说过,人性本善,但人心险恶。

这理由祈风鸣是不想讲给自家阿姐听的。巫女之身,虽能为人所不能,但限制也多,必须心思纯净。一旦心念不坚,有了怀疑困惑,除开失去本身的能力不说,身体也会渐渐虚弱下去。

在他自己都没搞懂这人世的爱恨情仇之前,他不能让阿姐踏入这泥潭。他要把自己浸进去,找出可以落脚的节点,再把阿姐一步一步引过去。

“阿姐这么想走,是烦了?以前在竹林里待那么久怎么也不见你烦。”

祈凰舞哼了一声,转过身去不离祈风鸣了。祈风鸣也不恼,从背篓里拎出一个小陶瓶。

“我弄来了一点花酿,据说女子们都很喜欢,你要不要试试?”

祈凰舞耳朵动了一下,伸出右手,又动了动手指示意祈风鸣把东西交上来。祈风鸣笑着把瓶子递过去,祈凰舞揭开封泥闻了闻,这才转过身来给了祈风鸣一个好脸。

然后,她再次飞身上树,坐在树枝上喝起酒来。

眼光下,她的那身配饰亮的有些晃眼。

“阿姐。”祈风鸣对祈凰舞说话时一向是温柔和煦,“你要是待的腻了,我们可以明天就离开。”

“嗯?”祈凰舞从上而下瞟了他一眼,“那个要睡你的姑娘你搞定了?”

祈凰舞心思纯澈,但不代表她是个傻子,有好几次祈风鸣回家时身上都带了特殊的气味,定是和那个桑落有了接触。

“麻烦是麻烦了些,不过解决了。”

桑落那一族善御虫,自从打听到他们住哪后就好几次来捣乱,幸好他习惯性地在院子里做了防虫的措施,不然阿姐见了还不知会作何反应。

毕竟,有些虫子长得是真的很任性。

“怎么解决的?”祈凰舞很是好奇,“你莫不是把她睡了?”

“阿姐!”祈风鸣有些无语,“你还要我说多少次,那丫头太丑了。”

祈凰舞嘻嘻笑,转为趴在树干上,“我觉得她长得还可以,就是你太挑了。”

祈风鸣假笑了一下,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

“阿姐,明天走不走?”

“走,走,但是这花酿还不错,走之前多带几瓶。”祈凰舞舔了舔唇边的酒液,“对了,你把我买的那些东西都带上,我要送给陌上。”

“······阿姐,都是些不值钱的小东西,我们可以到时候再买。”

“我不,这些都是我一个一个选出来的,再买,再买能买到一样的么?”

想起那些零碎,祈风鸣有些头疼,他是真不想带。

“阿姐。”祈风鸣抬起头,语气开始微妙的变化,瞳孔渐渐变得有些深邃,“我们不带好不好。”

祈凰舞看着他的眼睛,眼神迷茫了一下。

“好啊。”

祈风鸣微微一笑,忽然听得自家阿姐的后半句。

“你要是不带上,我就把你送给她。”

再看祈凰舞,眼中哪里还有半点迷茫,全是盛不住漫出来的狡黠。

小子,迷魂这种小把戏你姐可比你熟练多了。

—-

麓城,陈悠被抓去应了急后大家都知道了她这号人,她在书院的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总有些名门贵女要么来给她找麻烦,要么就一副知心姐姐的样子要和她做朋友。

陈悠在人前都是一副娇娇怯怯的样子,但终究在林先生手下混过一段时日,不是那种任人欺负的软蛋。不声不响的回击了几次,大家对她这个人有了些了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

澳门皇冠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