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一八章

#sumaio.com
(19-)
张三花在车上挨了五天,终于得到批准可以骑马了。其实她之前也不是不能骑,主要是林二狗不许,嘶风也嫌弃她身上的血气。

陈悠作为亲卫也同行了,张三花不再待在车内,她自然也骑马随同。她的坐骑是一匹白色带斑点的母马,度不快,但胜在温顺,陈悠这种骑艺不精的也可以驾驭的住。

一行人的度并不快,好在一路上也没有不长眼的前来打扰,是以也没有耽搁,每天的行进路程都符合计划,在半个月后来到了顾城。时当顾城的彩溪节,王将军决定在这里好好休整两日再重新上路。

顾城的彩溪节源于一个传说,传说顾城曾经三年干旱,民不聊生,是一条即将化龙的锦鲤实在看不下去,化去一生修为为顾城下了一场大雨。这场大雨下了三天,汇成一条小溪,在小溪成型当天,有无数光点至上落下,有人说,这是龙鲤的鳞片,它因为自身的功德得以修成龙身。后来水流越来越大,变成了顾河,顾城也一直风调雨顺,就有人说,是龙鲤被派来了顾城,掌一方风雨。

为了感谢和纪念龙鲤,顾城人就把当初小溪成形的日子定为了彩溪节。每到彩溪节前后,人们就会在河边的柳树上挂满彩带,到了夜里还会放河灯,以祈求龙鲤继续保佑他们。日子过得久了,这彩溪节就增添了些别的意味,未出阁的姑娘都靠做河灯来展示自己手巧,有信心的会去参加放河灯前的一场小比试,看到底谁的河灯做得最好。被选出来优胜的姑娘被称为龙鲤娘娘,她将有荣幸亲口念祝词,并第一个把自己的河灯放进河里。

张三花他们到的时候顾河边的柳树上已经被挂满了彩带,有棉制的,也有锦缎的,有些上面还写了字,风一吹,这些彩带随着柳条飘摇,煞是好看。

“这位少爷,买条彩带吧。”

河边有卖彩带的铺子,有一个大叔拦住了张三花,递出来一碰彩带。

出来玩耍,张三花和陈悠都换了常服。张三花依旧一身男装,陈悠却是标准的闺阁打扮,两人的衣着说不上出众,但陈悠好歹先后受了林先生和书院的调教,张三花不用说更是气质异于常人,加上不紧不慢缀在后面的林二狗,任谁也不敢将他们看扁了去。

那大叔递出来的彩带是他手里质量最好的,见张三花只看着他并不说话,稍微瑟缩了一下,又腆着脸露出一个讨好的笑来。

“小少爷你是外地人吧,彩溪节挂彩带可有讲究。你要是求健康呢,就挂这条绿色的,要是求功名的,就挂这条黄色的,要是求姻缘嘛。”大叔看了一眼陈悠,特意分出一条彩带来,“那就得挂这条大红色的。”

大叔自认为识人无数。但没想到眼前这三人中对姻缘最感兴趣的居然是后面那个瘦高个,所以是媚眼抛给了瞎子看,张三花和陈悠均是无动于衷。林二狗倒是心中一动,但张三花她们在前他不好妄动。

“悠悠,你要不要?”这两年张三花长高了不少,虽说比不上林二狗,但当陈悠低着头时却可以看见她的旋,也算得上同龄的姐儿里比较高的了。相比而言陈悠就是标准的平均身高,但是育的却是好,该胖的地方胖该瘦的地方瘦。她低垂着脑袋轻轻摇头,那一副娇羞的样子让旁边几个愣小子都看愣了。

张三花面无表情地扫了过去,那几个小子立即收回了眼。

“不想要就算了,我们去酒楼里吃点东西。”

大叔见状还要争取一下,张三花理都不理直接走过去,倒是林二狗朝大叔笑了笑,抛给他一粒碎银子,顺手抽走了他手里那根大红的带子。

不动声色地将带子收入袖中,林二狗盘算着什么时候去把它系上。

三人找了顾城中坐好的酒楼,却是客满,不得已转去了不远的另一家,张三花惊喜的现这家的菜味道也很不错。

林二狗点了一壶梨花白,给自己满上一小杯,张三花见了就嚷着她也要,林二狗笑笑把自己的杯子递给她。

张三花就这林二狗的手喝了,还嫌弃这酒太甜,不够劲。

林二狗笑笑没拆穿她,见她脸上慢慢泛出薄红,眼神渐渐变得深邃。

隐忍的太久,有时候他都觉得自己癔症,想把张三花狠狠压入怀中,把她勒入自己的身体,融入自己的骨血。

说来也奇怪,张叔一家都不高,张三花小时候也比同龄人矮,怎么这两年突然窜了这么一截起来。

饭菜可口,又喝了小酒,张三花情绪舒畅有些飘飘然起来。她见林二狗看着她笑,也对着林二狗笑起来。这一笑就有些收不住,她也不笑出声,就是两边嘴角往上翘,拉都拉不下来。

林二狗见状愣了一下,试探着伸手去揉了揉张三花的头,张三花也没躲,还蹭了蹭。

这是,醉了?知道她酒量一般,不知道原来差成这样。看来,以后坚决不能让她喝酒。

嗯,只有自己在的时候可以喝一点。

张三花当然没醉,只要她不想醉她就不会醉,她只是开心,觉得浑身都懒洋洋的。她朝窗外望去,见有一女子约莫十七八岁,穿着大红的衣裳,却是用白纱遮面,特别的乍眼,还有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熟悉感。

张三花确定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

澳门皇冠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