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二零章

#sumaio.com
(19-)
听了这话,祈凤鸣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他只是顿了一下,平静地问道:“你准备选他当伴侣?”

“当然不是。”祈凰舞走到自己床前坐下,“我只是觉得他挺可爱的。”

“嗯。”祈凤鸣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你自己注意分寸,不要闹出事端来。”

这两年来祈凤鸣慢慢让祈凰舞接触世事,现在的祈凰舞虽然说不上人情达练,但也不再是当初那个傻白甜。再加上巫族的是非观异于常人,她的行为方式在旁人眼里有时候甚至还显得有些出格。可祈凰舞到底不是愚笨的人,有些事,她自己多少有分寸的。

不过是看上一个男人,祈凤鸣其实并不怎么担心。但是他忘了,事上有负心人就有情种,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招惹后拍拍手就走的。

彩溪节过后,王将军众人再次上路。林二狗发现张三花的情绪一直比较低落,特别是在王将军宣布他们会途径佑丰城后。

他就是在佑丰城把张三花弄丢的。

接下来的路程,林二狗一直欲言又止,张三花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并未发觉,陈悠倒是看得一清二楚,但她对此事一无所知,也不好开口询问,只是尽力给二人创造独处的机会,让林二狗有机会把话说出去。

这是到佑丰城之前最后一个驿站,林二狗在张三花房门前站了许久,陈悠一把拉开房门,作出很惊讶的样子,问林二狗是不是找张三花有事说。

林二狗沉默了片刻,硬着头皮承认了。

陈悠松了一口气,找了个借口出去了把空间留给二人,走时还很贴心地拉上了房门。

张三花本来躺在床上发呆,听见动静见是林二狗又收回了目光。

“三花······”林二狗搬了个凳子在床边坐下,“你······还好么?”

张三花瞟了他一眼,并不打算和林二狗迂回进退。

“我被人绑架这件事你知道多少。”

林二狗猛地攥紧了拳,一口气憋在心里,涨得胸口闷闷地疼。

“那人做的很干净,我有个大概地猜测,但是没有证据。”

“嗯。”张三花顿了一下,说的毫不在意,“是陈华庭。”

林二狗缓缓出了口气,起身摸了摸茶壶,在摸到茶壶是温热的后倒了杯茶水递给张三花。张三花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但还是接了过来,从床上撑坐起来。

“那三花,你是想怎么办呢?”

张三花抿了口茶水,目光落在杯壁上。

“我是真的很讨厌她。”张三花不是很容易对一个人产生切实的好感,但也很难对人产生强烈的恶感,“但我不想让她死。”

“我知道了。”林二狗接过杯子放在桌子上,重新看向张三花,目光特别的认真,“那我让她生不如死好不好?”

张三花的目光随着林二狗的动作落在他身上,听见他这么说忍不住抬头看他,见他一脸的严肃认真不禁笑了笑。

“林二狗。”张三花凑近了一些,用目光从下至上描绘着林二狗的眉眼,“我从来不知道,你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林二狗的目光落在张三花唇上,咽了口口水,又强制自己移开。

他其实还能说出其他她想不出的话。

见林二狗不敢正视自己,张三花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在军营里待了那么些年,男男女女那些事,该知道的她早就知道了。

“林二狗,你不许动她。”张三花重新躺下,盯着床顶的帷幕,“报仇这种事,要亲手才有意义。”

林二狗嗯了一声,不说话了。张三花等了一会,挑了挑眉。

“你还有事?”

林二狗放在膝头的手紧了紧,终于鼓足了勇气。

“三花,那几年,你究竟遇到了些什么?”

“遇到了些什么?”张三花重复了一遍,思绪渐渐飘远,她在船上和被追杀的日子她记得清楚清楚,但是在这之后和出密林之前的记忆却是一片空白。她试了很多次,有时候能想起一些碎片,但过后又会忘得一干二净。

可是每次忘掉过后,又会觉得很难过,难过的想让人揪住胸口的衣襟,难过的让人发不出声音。

到底忘掉了什么呢?

看见张三花开始发呆,林二狗就知道她这次又是不准备回答他了。可张三花越是不回答他,他就越想知道。因为他怕张三花在这段时间内经历很多不好的事,以至于她不能告诉他人,只能一个人扛。

“你早些休息吧。”林二狗起身,见张三花一个眼神都不给他,胸口更是憋闷。他走出房间和上门,走到走道的另一边,没忍住一圈砸在了梁柱上。

三花还是没有把他放进那个心底的圈子里。

即使他们已经有了婚约,即使他同意让二子姓张,即使他鞍前马后不离不弃。

他到底哪里做的不够好,小时候的回答就能让她记那么久么?

房间内的张三花睁开了眼,她并不是在发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听林二狗的动静。

啧啧,听这个响,这一拳肯定很疼了。

她其实不太懂,林二狗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他们是青梅竹马不错,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

澳门皇冠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