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三九章 大概是羡慕你吧

#sumaio.com
(19-)
这样的要求,张三花当然不可能答应。她不仅没答应广济的请求,还向他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我要见杜大人的夫人陈姝。”

广济大师的徒弟们被张三花不要脸的操作惊呆了,偏他们师傅还笑眯眯地点了点头。

“可以,等法会结束我就安排你们见面。”

张三花看他的目光更加怀疑警惕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广济是个和尚,奸和盗都不行,那所求定是更大。

“老和尚,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究竟想干嘛?”

“女施主多虑了。”广济那副笑眯眯地样子就像是带了个面具,一直都不变,“老和尚所求,不过是天下太平,百姓和乐罢了。”

张三花不屑地哼了一声。这种事,再怎么也轮不到一个老和尚操心。

对于张三花的无礼,老和尚也不动气,不再提及此事,而是让人把她送了回去。

送张三花的和尚一路上欲言又止,最终也只是和张三花行了个礼,什么也没说。

未时,老和尚再次登台讲经,张三花这回没有心思听,只觉得昏昏欲睡,而且不知什么时候真的睡了过去。

她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双漆黑如夜的眼睛,有一个声音告诉她,要多为百姓做事。

“女施主,女施主?”

被另一个声音唤醒,张三花睁开眼见是之前给她送饭的僧人,活动了下有些僵住的脖子。

都怪广济和她说什么家国天下,害她做了个什么鬼梦。

“女施主,主持吩咐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明白他说的是陈姝,张三花起身伸了个懒腰,发现天色有些暗,周围的夫人小姐都走得差不多了。

她这到底是睡了多久。

“带路吧。”

刚走出几步,张三花顿了一下,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什么,但刚睡醒脑子有点木,转不开。想了想实在想不起来,张三花就把它抛之脑后了。

随着僧人走到一处小院,僧人朝张三花行了一礼。

“女施主要见的人就在里面,小僧就不进去了。等女施主谈完了,出来招呼一声,自有人会来回应女施主。”

张三花敷衍地点了点头,推开门就走了进去,小院中站了一黄一女子,听见动静回过身来。

几年过去了,两人第一次碰面,双方都是愣了一下。

陈姝陈华庭其人,之前见只是觉得她举止端庄,气质娴雅,样貌上倒是没什么突出的,今日一见,只觉得她肤如凝脂,白的有些发光,身上更是带了一种柔媚的气质。

和陈姝娇生惯养了好几年不一样,张三花除了在密林里的日子一直都是风里来雨里去,加上绛庭那边气候干燥太阳大,张三花能只是皮肤微黑且只是略粗糙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虽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张三花也却是五官张开了些,但也有一白遮百丑这种说法。两人乍一相对,只称的张三花黯然失色就像才烧好的碳。

还好美人在骨不在皮,陈姝好看是好看了,却没有张三花的风骨,就如同一朵家花和崖边的松树,没有什么可比性。

“是你。”陈姝认出了张三花,也不慌张,上下打量了一下她。

“是我。”

“许久不见,你倒是长高了许多。”

对于陈姝这种见朋友小辈的态度,张三花觉得有些荒谬和不自在,不知该如何回答,干脆就不回答。

“当初是你冒充秦家人带走我的。”

“对啊。”陈姝回答的很快,还露出了一丝歉意的表情,“本来是想送你去北离,没想到你半路失踪了。这几年,过得很不容易吧。”

张三花:·······

“我听说你去参军了。你说你也是,乖乖地被送走不好么。虽说北离那边对女子的束缚是严了一些,但有我的安排,你怎么也能过得像个官小姐一般,哪会受这些苦。”

张三花:·······这人是不是有病。

“如今你也到了上京,就别再回去了。你也老大不小了,不如我帮你找个人家,嫁过去好好过日子吧。”

看着自说自话的陈姝,张三花越发觉得这人有病,一时就有些意兴阑珊。和一个脑子有问题的人过不去,没什么意思。

看了看陈姝,依然是一脸的关切,张三花忽然觉得这个女人有些可怕。如果她是真的这么想,那脑袋是真有问题,如果她是装的,那真的是虚伪的可恶。

不知道杜大人知不知道他夫人是这么一个人。

“杜夫人,我这次来找你是有一个问题。”张三花不想再看这个女人演独角戏,单刀直入。

“你说,只要我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

“当年你派人把我掳走,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陈姝面上恍惚了一下,忽而嫣然一笑,“大概是因为羡慕你吧。”

“羡慕我?”

这个答案张三花始料未及,一时间愣住了。

“对啊,羡慕你。羡慕你不过是一介村姑,居然可以在这广阔天地自由游走。而我堂堂大家贵女,却偏偏要困在这一隅之地,每天只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

澳门皇冠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