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十六章 两个修行界

#sumaio.com
(28+)
花千舞耳听着赵济源的讲述,小巧的鼻尖微微耸动,一双妙目聚焦在了王唯仁和赵济源两人的储物袋上。
赵济源说完话,花千舞开口了。
“把你们二人的储物袋打开!”
“什……什么?”
“哼!”冷哼一声,花千舞也不多言,朝着王唯仁和赵济源飞出两道光华。这两道光华细如发丝、快如闪电,飞射向王唯仁和赵济源两人的鼻下人中,隐入体内,消失不见。
王唯仁和赵济源,陡然打个激灵,呆立在木屋前。
花千舞随手一招,两人腰间的储物袋飞到她面前。
心念一动,两个储物袋自行开启,显露出里边的东西。
“臭小子!算你机灵!不过你以为能逃出老娘的手掌心吗?哼!等本宫处理完这件事,再好好陪你玩玩!”
言辞过处,花千舞将两个储物袋中的数百瓶香水系数倒入了自己手腕上的手镯中这手镯也是一件储物法宝!
空出两个储物袋,花千舞好生把玩一番,物归原主。
就见两个储物袋飞到王唯仁和赵济源面前,犹自不停,直勾勾地砸在两人脸上,炸开一朵火花,引燃一团血花。
这两个储物袋中,储存着花千舞的真元。
真元乃是真气的液化凝聚形态,一滴真元,就相当于无穷真气,对没有达到固化境的修士拥有着堪称碾压的破坏力。
两个储物袋被花千舞改造成了简易的雷珠,王唯仁和赵济源又被花千舞先一步制服,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两名通灵境修士,就这么化成了飞灰……
“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留着何用?”
此言过处,花千舞化成一道五光十色的流光,消失不见。
其实就算没有被叶凌仁迷倒这回事,王唯仁和赵济源也休想活命,因为他们知道花千舞不想让他们知道的事。
事关香水的炼制,花千舞并不希望太多人知晓!
从一年前王唯仁和赵济源被花千舞派来监视叶凌仁开始,就注定了一年后的今天是他们两人的死期。
叶凌仁说两人的命和香水犯冲,便是这个道理。
回头再说树洞空间中,玉玲珑和叶凌仁师徒俩正自漫步。
“小子!你最好说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了活下去啊!”叶凌仁,理所当然地言道:“师父不会以为:只要完成了花千舞的任务,她就会放过我们吧?”
“……,继续说!”
“香水的炼制法门,我是不会轻易告诉花千舞的,因为这是我的保命符!这种情况下,花千舞要么恼羞成怒,直接杀了我一了百了,要么包藏祸心,软禁我之后让我替她卖命。更有可能为了要挟我,软禁师父您,我可听说花千舞不正经!”
“不错!以花千舞的贪婪,第二种可能更大。只是你所谓的花千舞不正经是什么意思?”单纯的玉玲珑,满腹狐疑:“我倒是听说过一些风言风语,说她豢养面首,风流成性。但为师是和她一样的一介女流,她还能拿为师怎么样吗?”
“师父!男欢女爱,那叫正经!”意有所指地这么说着,眼见玉玲珑始终不明白其中的关窍,叶凌仁苦笑着续道:“不管了!所以,我必须逃!不逃的话,就算不死,也不得自由!”
“要逃的话,我们不是该逃出万花谷吗?”
“万花谷已经出不去了!玲珑轩位于万花谷最深处,要逃出万花谷,势必要途径万香殿。一年之期眼看着将近,花千舞那老妖婆,肯定会防备着我们逃出万花谷,此路不通!”
“所以你就想避入树洞?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啊!”
“不用躲一世!”回过身来正视着玉玲珑,叶凌仁淡淡一笑:“香水,是我的保命符,也是花千舞的催命符!”
“我不明白!这又是何故?”
“师父还记得吗?此前我曾拜托师父搜罗各种情报信息,其中便有关于灵鹫宫和万花谷的一些资料。”
“不错!”
“看完那些资料,我发现一个问题:万花谷,是这个修行界最微小的宗门之一。严格来说,万花谷甚至不能称之为一家宗门,而是一些同样精于培植灵花灵草的灵农自发组织起来的行业工会。既没有完整的修行体系,又没有严格的管理制度,根本毫无前途可言,说是一盘散沙,也不为过吧?”
“不错!所以呢?”
“所以,万花谷并不能成为花千舞的底牌,反而会给她带来灭顶之灾万花谷,恐怕要换个主人了!”
“你是说,花千舞会死?这怎么可能?花千舞虽然实力不济,但好歹是五重锻体境修士……”
“因为,花千舞人心不足蛇吞象!”
叶凌仁说完这话,闭口不言,树洞空间陷入沉静。
事情的走向,一如叶凌仁的猜测花千舞自取灭亡!
得了那些香水之后,花千舞便想更进一步,以这些神秘的水炼灵香为敲门砖,引来灵鹫宫对万花谷的重视。
就像叶凌仁所言,万花谷,只是灵鹫宫最底层的工具。
万花谷从事灵花灵草的培植,万花谷培育出来的灵花灵草 ,并不会直接上缴给灵鹫宫,而是要经过二次加工。
比如具有药效的灵材,送往专精于炼丹的丹鼎宫;可以炼器的灵材,送往专精于炼器的合器宫;能够画符的灵材,送往专精于画符的云符宫;合适制香的灵材,则送往天香宫。
天香宫,专门负责为灵鹫宫炼制各种香料香品。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

澳门皇冠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