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5章 楼道里的无名牌位

#sumaio.com
(21-)
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

对于石封市这座小城来说,今年的天气有点反常。

按照往年来说,出了正月,气温一般能达到十度左右,而今年却只有两三度的样子,时不时地还飙点雪花,给地上来点水渍。

就连太阳老爷似乎也感受到寒冷,每天拖拖拉拉的升起,用他那还算有点温度的阳光给人们带来一点暖意。

自然,像秦君一样的凡人是更不可能早起了,毕竟现在也算是“有钱人”了,而且不久前找着几条路子,再也不需要看人脸色给人打工了,真是一切由心,舒坦的不得了!

但,总有人是个例外!

似乎喜欢和阴沉的天气老大唱反调。

不到五点,秦君的房门就被砸的“砰砰”响,秦君睁着迷糊的双眼满是迷茫。

我是谁?

我在哪?

怎么感觉打坐完,还没睡熟就被叫起来了呢?

“不理他,就装听不到。”秦君默默地将脑袋缩进被窝。

“砰砰砰!”

“砰砰砰!”

听着不把房门敲碎誓不罢休的敲门声,秦君叹了口气,伸出头,艰难的爬出被窝!

“大姐,你这样是会吵到其他人睡觉的!他们白天还要上班,会骂娘的!”秦君站在门内,从门缝中露出个脑袋,看着门口穿戴整齐的何云,感到很是无奈。

“让开!”何云一把推开门走进去。

“哎哎哎,我没穿衣服呀!”秦君被吓得跳脚,但丝毫吓唬不到已经进来的何云。

“大冬天的穿那么厚,你怕个什么劲?再说你穿裤衩的样子,我又不是没见过!”

(⊙o⊙)…!

好彪悍呦!不是说好的柔妹子吗?画风怎么能说变就变呢!

果然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遇见了千万要躲开!

秦君败北,灰溜溜的滚回床上,缩在一角,裹紧被子,试图找寻一点安全感。

何云大大方方的坐在床上,拽过一边试图逃跑的白猫,不顾其反对,一把将其按在怀里,轻轻揉搓。

“收拾好了没?要不要我帮你收拾收拾?”何云对秦君说道。

“啊?”秦君一愣。

“搬家啊!我们再也不用交一个月一千的房租了,以后我们三个人就住在一起了!这么重要的事,你不会是忘了吧?”何云有点急了,那小拳头攥的嘎嘣响。

秦君一拍头,刚才被何云一闹,加上没睡醒迷迷糊糊的,还真是没想起来。

当然,这可不能说,会挨揍滴!

“咳,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忘记呢?不过我这巴掌大的地方,没什么好收拾的。”

秦君一边说,一边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凌晨四点五十六分!

“大姐,你...这么早过来,就是说这事?”秦君小心的询问。

“不然呢?”何云斜着眼睛看着秦君,很是诧异,“这难道还不是最大的事吗?”

“额,是大事。不过你看啊!《黄帝内经》上说:冬日需早卧晚起,必待日光,逆之则伤肾啊!”秦君一边看着何云的脸色,一边小声说道。

何云看着秦君一头问号,你说的啥?欺负我读书少,听不懂吗?

看见何云有点懵,秦君只好换个角度说:“方婷八点才下班,你看我是不是可以再睡会?”

“奥,是这个意思啊!”何云眯着眼睛,脸色越来越不善。

秦君丧气的一低头,认命了,“算了算了,当我没说。你出去,我要穿衣服了。”

“哼,这还差不多!”何云两步出了卧室,站在门口等待。

卧室里,秦君蹭的一下跳出被窝,三两下穿上衣服,被一个女人逼进被窝,这脸真是丢尽了!

“白虎啊白虎,你今后叫小白得了,连个门都看不住,你说要你何用?”秦君抓起地上的小白猫,一顿揉搓,丝毫不顾小白猫不断翻着的鄙视白眼。

“速度挺快嘛!”没有一分钟,何方不请自入。

“呵呵!”秦君很无奈,就知道会是这样,一点儿都不知道男女有别!

看见秦君开始叠被子,打捆铺盖,何方也下手帮着收拾。

“你别下手了,就两件衣服,扔进行李箱就完事了。”秦君挤开何方,自己收拾好。

没有五分钟,全部收拾妥当,此时时间刚过五点,两人坐在床板上相顾无言,没一会儿,困意就爬到了秦君的脸上。

“别睡了,陪我打会儿游戏!”何云叫醒秦君。

“唉!没有人权啊!”秦君呻吟着,拿出自己的低配版国产手机,上线吃鸡。

还别说,现在国家强大了,这一千块钱的手机玩吃鸡也不是很有压力。

当然,秦君作为一名正统修道者...额...不对,是社会底层者,为了吃饭都被逼去扫厕所的人,对于游戏这种奢侈品其实没什么接触的,下载这个游戏完全是被何云逼得,同样遭遇的还有方婷。

用何云的话说就是,生活的不满都可以发泄到游戏里,反正互相又不认识,想怎么发泄就怎么发泄,如果看不惯,直接干就完了!

没错,现在的妹子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

澳门皇冠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