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九十六章怜悯

#sumaio.com
(30+)
虽说被众少女包围着,但查理目前对这些稚嫩的花朵不感兴趣的,除非再长大几岁,所以应付完这场宴会后,查理就自觉地离开了市政厅,去往被包下来的旅店。

旅店很大,主要招待来往于里昂的商人的,现在却禁不住查理有钱,直接被每天十金路易的价格包了下来。

去旅店逛了一圈后,查理带着玛丽和奥尼尔骑士,在整个里昂城闲逛起来,顺便收集一下关于心脏的信息。

里昂的街道与巴黎相比,还是比较齐整的,地下水道保持着畅通,路面干净利落,给人留下的印象很好。

不过,与巴黎的奢侈慢节奏不同,整个里昂城,仿佛上了条的机械钟表,一刻不停的运转着。路上的行人往往见面匆匆,脚步急促,脸上露出焦躁的神色。

如果说巴黎是一座浪漫与繁华的舞厅,那里昂就是一个匆忙且巨大的工厂,金钱的气息,渗透到里昂的血液之中。

作为法国资本主义最繁华的城市,里昂城享受着法王授权独立自主的行政权,经济活力旺盛,市民们的生活水平自然也不差。

沿街望去,木匠铺、皮匠铺、成衣铺、珠宝店,纺织丝绸铺等不可胜数,各种做生意的买卖人不厌其烦的吆喝着,试图将匆匆的行人吸引到自己的店铺中。

而且,大部分店铺都是前店后厂的模式,其售卖的,基本上都是家庭小手工厂,鞋子,袜子,呢绒,花边,手套,手表,家具,香水,葡萄酒,应有尽有。

来自法国各省和其他地图的小采购商们,走街串巷的筛选符合自己心意的物品,马车络绎不绝地奔驰在街道上,疾驰着。

这与后世的义乌很是相似。

从街道而过,如果不是确认自己是在法国,查理几乎以为这里是另一个国家。

里昂人有自己专属的语言,与法语相差些许,自己的度量衡,自己的税收,自己的报纸,甚至自己的法律,他们往往自称为勃艮第人,而不是法兰西人。

“该死的小偷,你给我站住”

正在闲逛,领会着里昂特有风情的查理,耳边就传来了一声悲惨的叫喊。

扭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破旧麻衣的小子,手中拿着一袋装满钱币的钱袋,一溜烟地越过拥挤的人群,朝着远处跑去。

而不远处,一个胖乎乎的商人,正一脸心疼地指着小家伙逃走的方向,用力的奔跑着,身上的肥肉不住地蹦跳着,拖累着主人的步伐。

路上的行人大都瞟了一眼,就不再理会,热心的群众并不常见。

年轻的王子看了一眼,并不想去惹这闲事,心里反而乐观的想着:小偷那么多,由此可见里昂挺富裕的。

俏皮的玛丽公主目光都聚集在漂亮的装饰上,她一向是自扫家门雪。

只有一向沉默的奥尼尔骑士,眉角一动,迈开两条大长腿,转过身就追去。

“该死,我忘记了骑士准则之一是正直。”心中暗骂了一句,他忘了,奥尼尔骑士可是纯正的骑士,骑士准则坚定不移的执行着,与他的无耻可不同。

无奈,玛丽和查理连忙追了上去,越街跨巷,被玛丽拉扯着,俩人这才赶上这位大骑士的步伐。

“菲尼克斯~”

奥尼尔大骑士手中拿着一个钱袋,面对走近的两人,他一脸正色地直接递到王子的手中。

“将这个东西交给那个人吧!”奥尼尔骑士沉声说道,“我现在有事,等会再到旅店集合。”

说着,背对着俩人,不管不顾朝着另一方前行。

“你度快,将这个交给失主,我去奥尼尔那里看看……”转手又交给了玛丽,查理直接跟在奥尼尔身后,快步而去。

一路走着,查理这才现,他们已经远离了繁华的街道,来到了一处不知的小巷,阴暗且潮湿,且迎着风口,一股恶臭直扑口鼻,令人作呕。

奥尼尔骑士的身影很高大,他的前方,依稀也能看见一个瘦小的身影,俩人正在昏暗而潮湿的小巷中,缓步而行,一举一动格外的小心,生怕碰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奥尼尔骑士来这里做什么?难道是因为那个小偷吗?”

查理心中有些好奇,心中提高了警惕,慢慢地走进这条似乎布满危险的小巷,小心翼翼,胆颤心惊,未知的东西令人心生恐惧。

但,随着视线的推移,他终于看清楚,眼前这条昏暗的小巷中,满是瘦弱且皮包骨的乞丐。

仔细看去,这些人中,手指断截着,似乎被锋利的利器切割掉一般,还有的一只眼框中空洞洞着,亦或者鼻子削掉了部分,极为丑陋。

而更令人心生不忍的是,残肢断臂的人也不在少数,瘦弱的不成人形的女人,用仅存的左手,将干瘪的**塞进如同老鼠般的孩子口中,无声的哭泣,似乎伴随着这些母亲。

“或许,这就是工业前进的代价吧!”

看到查理的到来,这些女人们艰难的站立起来,摇摆着自己那裸.露的身躯,尽可能的露出笑容,希冀用自己的身体,获取几个但尼尔,让自己能挤出些许奶水。

那些男人们,残破的身躯上,蛆虫和苍蝇布满了血痂的伤口,散出恶臭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

澳门皇冠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