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025 性烈奇女沈佩佩(三)

#sumaio.com
(28+)
……这意外实在是太突如其来了,以至于沈昔古没有半分的防备,谁能知道,老樱桃树的树干上,不知何时居然有了一个小突出的断枝。

于是只闻咔嚓一声,沈昔古倒是顺利的滑下了樱桃树,羞人的裤裆却被划开了一道大口子。

这一刻沈昔古也顾不得考虑坏了别人家借来的裤子该如何了,急忙将自己的双腿一夹,老脸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

而这“咔嚓”声在另一边传出的时候,沈佩佩先是一怔,随即使劲儿地憋着笑意,又憋的十分艰辛。

沈昔古的脸色很快恢复,没好气道:“想笑就笑,憋着岂不是很辛苦?”

哈哈哈哈

一阵丝毫不加掩饰的大笑,不似可爱女人的银铃,却又比男人的粗犷多了几分轻柔。

这是一种自然大方的笑,让人生不出一丝厌恶,尽管此刻在沈昔古听来,这多么像是对自己的嘲讽。

“古小弟,你的屁股好像露出来了。”沈佩佩又是一阵怪笑,似乎之前笑的太猛,拿手不断地在自己的小腹揉着。

沈昔古一怔,脱口而出道:“我有穿内裤的啊!”随即又反应过来是沈佩佩在打趣他,索性不再夹着双腿,大摇大摆地露出一片白花花的匀称双腿,朝着沈佩佩大步走去,一边笑道:“露出来就露出来了,佩佩姐,你可以随便看哦!”

“你……耍流氓!”

沈佩佩毕竟是女孩,终究耐不住沈昔古的脸厚,通红着脸色别过头去。

沈昔古已经顺势坐在了老樱桃树下的滚石上,压住自己的裂开的裤裆,接过沈佩佩怀中衬衫里的樱桃,就擦也不擦地一把一把摘着吃了起来。

“佩佩姐,吃樱桃了!嘿嘿,可甜了!”

沈佩佩扭过头来,脸色还有些发红,她忽然发现一个问题,自己印象中的古小弟,似乎变了很多,什么时候居然从一个斯斯文文的好学生,变得这么油腔滑调,还厚脸皮了?

不过沈佩佩的心底却又忽然冒出一个想法:这样似乎也蛮好的。

她接着看到了沈昔古的胸膛,匀实的线条在斑驳的阳光下显得格外炫目,上面还有些汗珠在缓缓地流着,肯定是方才沈昔古在爬树时出的。

看着看着,沈佩佩那原本都快要恢复过来的脸色,又染上了几片红霞,连忙有些躲闪地从沈昔古的胸肌上移开了目光。

“还愣着做什么,你不是要吃樱桃的吗?”沈昔古疑惑地望着发愣的沈佩佩道。

沈佩佩道:“嗯嗯好的!”说着连忙拿了一枝樱桃,一颗一颗摘了在衣服上擦拭过后,送进不妆自红的嘴巴里咀嚼起来。

沈昔古望着低头吃樱桃而有些不敢看自己的沈佩佩,心中一阵好笑,“看来这性烈的奇女,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夸张,这不也挺可爱的嘛!”

沈昔古摘的樱桃并不算多,在他自己消灭掉绝大多数之后,沈佩佩也表示自己已经吃好。

时间悄无声息地前行着,不知不觉间已经快要中午。

只是沈昔古和沈佩佩两人,似乎谁也没有提到相亲的事情,仿佛这一次见面也不过是两个朋友的普通相会罢了。

话题也多是沈昔古提到:

“佩佩姐,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不少面呢?”

“吆,那可没有,古小弟你可是文化人儿,整日里在学校里求学,难得回来几次,哪能和我这样的乡下人见过多少呢?”

“嘿嘿,佩佩姐你又在嘲讽我了,可真的会一次也没有见过吗?”

“我们两家住的可不近。”

“村头村尾,也远不到哪儿去。”

沈佩佩似乎犹豫了下,“见倒是也见过几次。”

“什么时候?我咋没有印象?”

“你可是大忙人儿!”沈佩佩有些不悦,似乎因为沈昔古不记得她而难过,反讽起来。

沈昔古苦笑着解释道:“你也听说了,我在地里晕倒过一次,醒来之后就发现,以前好多事情都有些忘记了,所以……”

“当年生产队的时候!你为生产队计算粮产和每家的分配。”

沈昔古一愣:“我还干过这事儿?”

沈佩佩道:“那没办法,谁叫咱们村里你算是个了不得的文化人儿呢!还有啊……”她停顿了一下,“姐姐我就是那个时候有点看上你了呢!”

咳咳咳

沈昔古一阵咳嗽。

话题一时略显尴尬,小半晌,沈昔古道:“时候不走了,佩佩姐,我们该走了吧!”

“你不能走,你跟我到我家去?”

“啊?”沈昔古的嘴巴张的老大。

沈佩佩也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口误,脸红了一下,连忙道:“我的意思是,你跟我去我家,我帮你把裤子缝一下。”

“不用了!不用了!”

“你怕什么?”

“没有怕。”

“那就让我帮你把裤子缝一下再走。”

“没关系的,我妈会帮我缝的。”

“可是你家离的还很远,难不成你要一直夹着腿走回去?说不定还会被大嘴巴看到,那你可就糗大了,还有啊,你再不走,英子等下该来了。”

沈昔古一滞。

沈佩佩道:“而且你这裤子的颜色少见,你妈妈估计也没有配对的针线,听说你这裤子还是问别人借的,你不会准备就这样还给人家吧?”

沈昔古苦笑,也不再忸怩:“那就要麻烦佩佩姐了,只是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

澳门皇冠官网